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 新闻纵观网(简称新纵观)是服务于全国用户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以国内外报道为主营业务,信息覆盖面不仅包括国内外时政要闻,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涉及房产、汽车、女性等多个方面,同时还设有专题、评论、海外文摘等频道,力图为网站用户提供即时快捷且全面的信息报道。
首页 > 文化 > 人物 > 正文

台湾纪念孙立人诞辰115周年 星云法师称两岸都该感谢他

发布时间:2015-12-03
来源:澎湃新闻
分类:人物
浏览:1957

导读:据台湾中央社等多家台湾媒体报道,11月28日,孙立人将军旧属、亲友等在台湾佛光山台北道场举办孙立人诞辰115周年纪念活动,通过法会、座谈会和展览缅怀孙立人。现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等均出席此次活动。

新闻图片

  据台湾“中央社”等多家台湾媒体报道,11月28日,孙立人将军旧属、亲友等在台湾佛光山台北道场举办孙立人诞辰115周年纪念活动,通过法会、座谈会和展览缅怀孙立人。

  现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等均出席此次活动。

  抗日战争期间,孙立人率部参加了淞沪会战、武汉保卫战等重要战役,战功显赫。尤其是1942年4月,孙立人率中国远征军在印缅战区与盟军并肩奋战,击溃数倍于己的日军,解救英军7000余人。

  在11月28日的纪念活动上,马英九表示,孙立人将军一生自律、治军严明,且文武全才,其在印缅战区指挥的仁安羌大捷和反攻缅北,不但让中华民族赢得英、美等国的尊重,也为之后废除对华不平等条约、光复台湾产生重要影响。

  “这是相当了不起的成果。”马英九如此评价道。

  此外,马英九还在致词中表示,孙立人1955年因为下属“郭廷亮案”遭到软禁,政府希望透过追思活动,弥补他后半生所受的委屈。

  而早年来台时曾受孙立人将军照顾的星云法师,则在现场回忆了他与孙立人夫妻的往来故事。星云法师表示,孙立人对中华民族贡献很大,两岸中国人都应感谢他。

  当天,来自两岸和海内外的孙立人亲友、旧属、抗战老兵等500人出席纪念活动。孙立人长子孙安平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在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70周年之际,举办孙立人诞辰115年纪念活动,希望让更多人特别是年轻人了解历史,鉴往知来。

  台湾著名作家李敖认为,“孙将军是国民党集团中最杰出的将领,学历之深,无人可及;练兵之精,无人可及;战功之高,无人可及;身上弹孔之多,无人可及;国际性声誉之隆,也无人可及。”此说法虽有些绝对,却也凸显了孙立人的赫赫战功。

  出身书香世家,家学渊源深厚

  1900年,孙立人在其原籍安徽舒城的邻县安徽省庐江县出生。他能在抗战中取得如此功勋,与其出身背景和家学渊源都不无关系。

  孙立人,字抚民,号仲能。其父孙熙泽,为光绪甲午科乡魁,官登州知府、山东省高等审判厅厅长、总统府咨议,为北洋政府皖系段祺瑞的重要文职人物。后从事教育,曾任北平中华大学校长。

  根据一些学者的考证,孙立人的血脉中浸润着兵家孙氏、桐城派国学及近代淮军等多重营养。

  据光绪十一年(1885)《续修庐州府志》记载:“舒城孙氏,原出休宁县,迁舒城东乡三河镇南岸者,自贡生正仁始。其后子孙以科第起家,蔚为望族。”

  此志中的正仁,即清雍正年间贡生孙正仁,为舒城孙氏“迁舒始祖”。孙氏成为书香之家,也是从孙正仁开始的。

  在此之前,孙家的传统是武学和军事。

  据孙熙泽《龙舒孙氏宗谱》和孙新俊《重印龙舒孙氏宗谱序》,舒城孙氏缘起于战国时期著名军事家孙膑,传至四十世孙万登,举家迁于徽州休宁县。

  孙万登为武将,在唐懿宗咸通年间(860-873),官至金吾上将军。唐亡,孙万登无主可从,遂引军循赣东入皖,屯于徽州休宁。后传至孙氏迁徽第三十三代孙正仁,又举家迁居庐州府舒城县。

  包括舒城在内的皖西南地区,曾是清代太平天国运动的主战场之一,龙舒孙氏又因此与崛起于此地的清末重要军事力量淮军产生了密切联系。

  发迹于民间团练的淮军,从庐州府地区走出了诸多晚清重臣和军事将领,文臣如李鸿章,武将如丁汝昌、刘铭传等。

  具体到孙立人,其曾祖父孙观即为淮军重要成员,曾任直隶布政使。孙立人大伯孙浤泽也在刘铭传抚台时延为幕府重要成员,刘铭传的重要奏稿多出自其手笔,后任台湾沪尾海关监督。而孙立人原配夫人龚夕涛为合肥龚家小姐,合肥龚家亦名门望族,晚清上海道龚照瑗属淮系重要成员。此外,孙立人堂兄孙树人还娶了刘铭传的孙女为妻。

  如果说宗族谱系和淮军渊源对孙立人的具体影响很难考证,那么幼时人文环境特别是师长亲友的言传身教,则在他的成长之路上烙下了实实在在的印迹。

  孙立人出生之时,有清一代最大的文学流派桐城派虽已走向衰落,但300年的历史积淀与传承犹在。加之庐江与桐城地理毗邻,桐城派文人对孙氏家族影响很大,其家族与桐城派作家渊源深厚。

  1906年,6岁的孙立人开始接受启蒙教育,其蒙师宋执中即为当地名师。1930年,孙立人之侄孙克宽在安庆结婚,主婚者也是桐城派的大师姚永朴。

  孙氏家学尚文重教,孙熙泽和宋执中对孙立人都要求极严。

  他每天早起学新课,午后写大小字,背诵唐诗,晚上温习上午的课。孙立人后来回忆:“我6岁入家塾,起居饮食,与先生在一起,都有一定的规矩。同时我的父亲,管教极严,在子女幼时,即加管束。常对我们说‘坐有坐样,站有站样’,绝对不许随便,尤其不准子女说谎骂人,如果犯了,就要撕破口,至滴血不止。”

  父亲孙熙泽对孙立人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但这不仅仅出于父子之情和他的孝顺:孙立人带兵之后,专门请孙熙泽为部队军歌撰写歌词。从税警总团时代开始,这首歌一直跟着孙立人,并最终成为中国最具战斗力、全美式装备、战功赫赫的新一军军歌。

  在严父名师的教育督导下,孙立人很快就熟读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进而四书五经、唐诗三百首和古文观止。

  3年后,因孙熙泽赴山东任职,9岁的孙立人也一同前往,被送进一所德国教会办的高等小学学习。

  少时被欺,立志从军报国

  1909年至1914年,孙立人在山东度过了5年。而这5年中发生的一件并不大的事情,或与孙立人形成他的价值观及至其投身军界、从军报国有着莫大关系。

  全家迁到青岛(当时被德国占领)以后,一天清晨,孙立人在海滩上捡五彩石头。三个德国小孩看到了,想要,孙立人当然不给,却没想到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抢过去了。孙立人找他们理论,这三个德国小孩不仅不理睬,反而转过身来,狠狠地打了孙立人两个耳光。

  这么一件看似并不太大的事情,却给孙立人内心以重创,并促使他的人生志向开始萌芽:国弱就会被欺负,要想有尊严,个人就要有强健的体魄,国家则需要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晚年的孙立人在接受台湾新竹清华大学访谈时,回忆至此,仍然愤懑地说:“他们完全以主人对奴仆的态度对我,这件事是我终生的一个耻辱。虽然他们都跟我差不多大,但他们有三个人,而且我是在避难,没法子反抗,只能在心里恨……那时起,就私下决心要把自身贡献给国家,将来要想法使中国富强起来,使中国人做强国的国民,不再受人欺侮。”

  立下志向的孙立人于是更加奋发图强。1914年,他以安徽全省第一的成绩考取清华庚子赔款留美预科。当年和他一同进入清华的少年,还有闻一多、梁实秋、吴文藻、吴国桢、梁思成等日后知名人物。

  孙立人对时任清华校长周诒春“四育并重”的教育方针特别认同,并爱上了体育。他认为只有强健的体魄才谈得上为民族为国家做出贡献,于是参加了校篮球、足球和手球队,尤其擅长篮球,还被选入国家队。

  1921年5月,在上海举行的第三届远东运动会上,由他担任主力后卫的中华篮球队一举夺得冠军,这对当时积贫积弱的中国来说尤为可贵。

  两年后,孙立人经考试获得赴美公费留学资格,被录取至普渡大学土木工程系。孙立人本试图报考军事,但和父亲谈起这个愿望时,孙熙泽一直认为他小时身体底子薄,只适合学医,根本不同意他学军事。孝顺的孙立人拗不过,只得屈服。

  赴美之前,孙熙泽专门和孙立人到照相馆拍了张合影。马上就要远渡重洋了,“知子”的孙熙泽并不担心儿子在外面会被带坏,并对他寄予厚望。

  孙熙泽特意撰写了一篇临别赠言,刻在一方端砚上,让孙立人带在身边,要他牢记曾子的“士不可不弘毅”,并作为座右铭。

  1925年6月,孙立人从普渡大学毕业,获得工程学士学位。这时他从军的热情再度爆发并再也压抑不住:通过中国政府保送,他进入有“南方西点”之称的美国弗吉利亚军事学院。

  弗吉利亚军事学院((Virginia Military Institute,简称VMI)创立于1839年,位于美国弗吉利亚州莱克星顿市,课程以工程为主,旨在为军队培养优秀军官,二战时期的美国名将马歇尔、巴顿、史迪威等均出自该校。

  弗吉利亚军事学院以管理严格闻名。当时有一传统,即新生入校要受严格的管教,而管教的方式就是老生以打人来教育新生养成服从和规范,绝对服从,绝对尽职,绝对诚实。但由于有父亲“弘毅”的教导,孙立人根本没有把这些严苛的规矩放在心上。

  军校承认孙立人在普渡大学取得的学分,所以他入校即直接读三年级,并于1927年夏毕业,获得文学学士学位。

  弗吉利亚军事学院给孙立人的毕业评语是:禀赋优异,超越同侪。他不多言,但仁慈温顺,尊敬长官,对人诚实友善……有男儿志气,肯负一切责任,我们坚信他将成为一位卓越的军人。

  弗吉利亚军事学院对孙立人的这一评价,十几年后即在缅甸的战火硝烟中得到证明。

  孙立人也觉得在军校收获很大。“我在弗吉利亚军校两年,在学科方面对于战史及战术作业最感兴趣,同时我也将我国的孙子兵法介绍给同学,他们也都感到很有兴趣。自认为最有益的,却是把那种的训练,以及千奇百怪的苛虐,将我的性情磨炼下来。”

  领军税警总团,淞沪会战重伤

  美国学成之后,孙立人毫不犹豫地选择归国,并在一番历练之后迎来了他轰轰烈烈的军事生涯。

  不过,刚走出校园的孙立人并不是急匆匆地回国建功,而是在时任中国驻美大使施肇基的鼓励下,利用回国时机,绕道游历了英国、法国、比利时、荷兰、德国、瑞士、奥地利、捷克、波兰和苏联等国,考察诸国军事设施,为自己将来统兵增长见识,开拓视野。

  1928年6月,孙立人抵达大连,再坐海轮经上海回到家中。面对父亲,他坚定了执着于军事的志向,并拒绝了孙熙泽托老乡冯玉祥将军照顾的好意,走上了靠自己闯荡军界的道路。

  现实中的中国军界极为复杂,政治派系纷繁其间。孙立人虽曾先后投奔长沙骑兵团、中央党务学校、陆军教导队、宪警教导总队、海陆空三军总司令部侍卫总队等军事单位,并被其中一些机构重用,但面对其中的党派纷争和旧军阀气息,他一次次选择离开。

  作为一位同时深受中国士子文化和西方现代军事教育影响的职业军人,从军报国,他要的是正道直行。

  恰在此时,他听说宋子文在组建税警总团,而同样有美国教育背景的宋子文对他也很欣赏,遂任命其为特科兵团(后改为第四团)上校团长。

  税警总团的主要职责本是维持国民政府财政部的征税秩序,但孙立人的眼光却从未局限于此。

  带兵之初,他就开始给官兵们灌输这样的理念:“日本人有侵吞中国领土的野心,希望全体官员要立定决心准备抗日。参加税警团不是仅来抓走私的盐贩子,我们应该是一支卫国的部队,我们要有这样的信念,我们要上下一心,苦练本领,勇敢善战,随时准备迎击日军,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有感于当时日本虎视眈眈的局势,孙立人觉得一支军队必须有卫国意识,有军魂引领。

  于是,他请父亲孙熙泽为部队写了首歌词,请音乐家应雪痕谱曲,以此作为第四团军歌来凝聚军心。歌词的主旨是号召官兵为民保障,为国栋梁,矢志救国,效命疆场。为了达到这一切实现这一切,每位官兵都要卧薪尝胆,锻炼筋骨,提倡道德,牢记规章。

  这首军歌内涵丰富,旋律铿锵激昂,振奋人心,故而从第四团开始,一直唱到中国远征军新38师,唱到新一军,从淞沪战场唱到滇缅边疆。

  孙立人还特别重视部队的军事训练。他十分珍惜官兵的生命,体恤士兵如兄弟。在他眼中,那种平时不努力训练部队,到战时就强令士兵作战的行为,等于平白葬送部队葬送士兵的生命,是最不可宽恕的事。

  这一背景下,孙立人开始了他军事生涯中的第一次练兵。

  练兵地点位于江苏海州南离市区20多里的一块地方。那里农户少,不扰民,濒海靠山,山是丘陵地带,海边是一片没有耕种的荒野,具有班、排、连各种战斗演习所需要的地形。近海,可以练习士兵游泳,既锻炼身体,又熟悉水战技巧。

  训练士兵,孙立人的第一步要求,是每个士兵必须有强健的体魄。他首创军中体育,既然近海,就把每个士兵都练成“蛟龙”。为了磨练耐力,他提倡官兵平时“打赤膊”,而他自己平时就喜欢这样参加到士兵运动中来。

  射击和搏击是一个士兵的基本功。为了激励士兵精于射击,孙立人特设射击技术竞赛,每年终全团举行一次实弹射击考试,若连续几年都得到奖金,除按规定每月领取奖金并颁发奖章外,在升迁上也给予优先。全团练习射击蔚然成风,水平大幅提升。

  野外拉练可以综合训练并实际考验每个士兵的各项技能。先是不配备武装,继是全副武装,再是夜间战斗行军,同时赋予搜索警戒等任务,最后进行战备行军综合训练。休息一天后再实施又一轮的训练。

  如此高强度周而复始地训练,虽然让官兵们叫苦不迭,但孙立人却也同官兵日夜同行,吃同样的苦,行同样的路,官兵们并无怨言,并让他们觉得跟孙立人跟对了。其中不少人,从此一辈子跟上了他。

  事实证明,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将军和这样的训练,税警总团第四团才能在即将到来的淞沪会战中敢于攻坚,打出气势,重创日军。

  1937年8月13日,日军登陆上海,艰苦卓绝的淞沪会战爆发。

  9月28日,在淞沪战役最为紧要的关头,税警总团被调往上海参战,负责守卫蕰藻浜、大场和苏州河南岸。

  大场战斗后,税警总团的两个支队司令何绍周和王公亮因指挥不力而被免职,而孙立人则相反地因战绩突出被擢升为第二支队司令,指挥四、五、六三个团。

  在孙立人的有力指挥和第二支队的坚守下,日军被阻挡在苏州河北岸一个多月不得前进,焦躁的同时采取了更为疯狂的进攻措施。

  11月3日拂晓,日军大举偷渡苏州河,孙立人部激战8小时将日军赶回,但日军趁机架设的浮桥未遭到破坏,随时可以再次渡河。当晚,孙立人带人趁夜色欲破坏浮桥,不想被日军发觉并遭猛烈炮火袭击,全身被炸伤13处,奄奄一息,昏迷三昼夜。

  孙立人旋即被送到租界上海体仁医院。为了保护他,宋子文亲书手令贴在病房门外,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并吩咐要尽最大努力进行抢救。

  最后,孙立人被抢救了过来。

  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前夕,宋子文又派其弟弟宋子安亲自护送孙立人去香港,住进跑马地养和医院,请名医李树芬悉心诊护。

  孙立人事后对家人说,那三天好像一直在飘荡,但记得老太爷(指父亲孙熙泽)常常来喊他去吃药。

  1938年2月,孙立人虽然才能下床艰难行走,但仍执意返回内地。他向往前线。

  仁安羌救援大捷,一战登上核心舞台

  孙立人的下一个前线,就是他和新一军立下不世功勋的中国远征军印缅战场。

  开赴缅甸之前,孙立人先后在长沙和贵州都匀展开了他的第二次大练兵。

  淞沪战役后,税警总队余部被胡宗南收编。得知孙立人来到长沙,孔祥熙决定再组财政部盐税总局缉私总队,并交由孙立人组建。后因武汉失守,缉私总队奉命从长沙移驻贵州都匀。

  有了海州练兵的经验,都匀练兵的体系设计更为完备科学,实施政治教育,灌输爱国思想,孙立人还提炼军歌中的“义、勇、忠、诚”作为军训;突出山地、森林作战和武装泅渡训练。

  后续的战场实践证明,孙立人此次练兵思想和方式的革新,对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收到了立竿见影之效。

  就在练兵初成此时,国民政府正在调派入缅远征军,但兵力不够,又无法再从前线抽调其他部队,美英考察团提出将缉私总队改编为远征军,并称赞孙立人的练兵之道与缉私总队的战力。于是,缉私总队第二、三、四团被编为国军第66军新编第38师,总队部人员及其直属部队,编为师部人员及师直属部队,孙立人担任师长。

  改编后的新编第38师,约11000人,实际到达缅甸约9000人,师长孙立人,副师长齐学启、唐守治,参谋长张炳言。

  新38师作为第66军先头部队,于1942年3月27日开赴缅甸。蒋介石4月5日在梅苗召见孙立人,令其担任曼德勒卫戍司令。

  所有人都未曾料到的是,仅仅两周后,一次由孙立人指挥并使其一战成名的经典战役就迅疾到来。

  孙立人刚到曼德勒,日军西线部队第33师团就于4月17日将英缅第一师和英装甲第七旅共7000多人包围在仁安羌,其中还包括约500名传教士和新闻记者。

  仁安羌在缅语中意为“油河”。日军如夺取仁安羌,就不仅切断了在缅甸作战的中英联军的油源,也将大大改善其自身在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的油料供应。而从当时的战场形势看,仁安羌处于平满纳西北方向100多公里,日军完全可以拦腰斩断平满纳与曼德勒的铁路,向南构成对中国远征军第5军的反包围,向北直接进攻曼德勒,直取远征军司令部新驻地漂背。

  17日中午,英军斯利姆将军向中方求援,要求新38师第113团马不停蹄赶往仁安羌解围。

  孙立人也立即从曼德勒开赴前线,他赶到时,第113团已趁敌不备拿下拼河北岸。

  孙立人一边抓紧时间派出搜索队,迅速肃清北岸残余日军;一边派出情报队,趁天还没大亮、有雾以及混乱,混过河去,对敌人兵力和阵地进行侦察。

  斯利姆也跟随到了前线。接下来的大半天时间里,为确保最佳战机,孙立人三次回绝了斯利姆的焦急请求。最后一次他在电话里向被包围的英军将领斯高特坚定表示,“中国军队,连我在内,纵使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要把贵师解救出来。”

  经过缜密侦察,孙立人向113团团长刘放吾下达了作战命令,19日拂晓进行攻击。

  激战持续了十三个半小时,日军前沿阵地在几易其手后,最终还是在新38师的强大攻势下放弃阵地。

  仁安羌一役,日军遗尸1200多具,113团牺牲204人,伤318人,伤亡几占全团人数一半。

  当天傍晚,英缅军在第113团的掩护下渡过拼河北撤。他们走过113团阵地时,许多人热泪盈眶,有的甚至走上前来与中国官兵热情拥抱。

  新38师在仁安羌以寡救众,以少胜多,一扫英美军人对中国军队的蔑视,打出了军威,也打出了国威。就孙立人来说,其智勇兼备,沉着果断。更重要的是,他心中有这样一条军事指挥理念:一定要把握最有利的时机,给敌人以精准勇猛的打击。

  仁安羌一役,展现出了孙立人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一战使之登上了抗战军事的核心舞台。

  仁安羌大捷也是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以来第一次主动进攻日军取得的重大胜利,给危急之中的缅甸战局带来了一丝生机,轰动中、美、英三大盟国。为表彰孙立人及113团在仁安羌战役中解救英军的重大战功,英王乔治六世向孙立人颁发了“帝国司令”勋章,孙立人成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外国将领。

  此外,孙立人还获得了中国的四等“云麾勋章”和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丰功勋章”。新38师副师长齐学启、参谋长何钧衡各记大功一次,113团团长刘放吾和各营营长也分别获中、英两国政府嘉奖。

  然而,由于中英两国在缅甸战略目标的不一致和中英联军指挥体系的紊乱,尽管取得了同古保卫战和仁安羌大捷等局部胜利,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仍是以失败告终,并付出了伤亡惨重的巨大代价。

  为最大可能地保护部队有生力量,在远征军失利后撤时,孙立人拒绝了时任远征军副司令长官杜聿明经缅北野人山撤回国内的命令,转而向西撤往印度兰姆伽。

  远征军200师和第28师在野人山的遭遇,证明孙立人的决策是正确的。同为黄埔军校出身的200师师长戴安澜,就是因为坚决执行其长官杜聿明的命令,而导致包括其自身在内的200师数千官兵大部葬身野人山。戴安澜也因此成为在缅甸战场殉国的国军最高军衔将领(少将)。

  迂回战术和扫荡战法,“丛林之狐”享誉全球军界

  撤往兰姆伽的孙立人新38师,与新22师及随后空运至此的补充兵源一起,被改编为中国驻印军,并在兰姆伽展开练兵,准备反攻缅甸再次打通滇缅公路。

  兰姆伽练兵,也是孙立人军事生涯中的第三次练兵。

  这次练兵,在美军所作计划外,孙立人又自主增强了一些训练安排。

  缅甸的热带丛林,一到雨季,到处激流纵横,孙立人认为士兵们光会游泳是不行的,还必须接受武装渡河训练,同时要加强体能训练和夜间作战训练。

  因正面防守缅甸的日军第18师团有“丛林战之王”之称。经过长时间休战,日军已修筑很坚固的堡垒,拉锯战、持久战将是不可避免之事,故孙立人对体能和夜战训练十分重视。

  经过半年多时间的高强度训练,1943年3月,新38师进入野人山,开始了野人山拓路战。

  10月29日,经过8个多月恶战,新38师打出野人山,第112团还迅疾占领了胡康河谷的北大门新平洋。这意味着中国抗日战争战略反攻的第一枪已经打响,并拉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场对日本地面反攻的序幕。

  (本文除地图外其他图片和主要史料均来自安徽省政协文史研究室副主任陈劲松拟出版新书《孙立人画传》,特此致谢。)

  本文由新闻纵观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编辑:xb )

无系列报道|我要收藏
责任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于其他网站的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果您对本网转载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或有其他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1825
Copyright @ 2011-2016 www.xwzg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纵观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31810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