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 新闻纵观网(简称新纵观)是服务于全国用户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以国内外报道为主营业务,信息覆盖面不仅包括国内外时政要闻,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涉及房产、汽车、女性等多个方面,同时还设有专题、评论、海外文摘等频道,力图为网站用户提供即时快捷且全面的信息报道。
首页 > 文化 > 人物 > 正文

“弄潮老爷子”王德顺:就走了一场秀 却不想再走了

发布时间:2015-12-16
来源:大公时尚
分类:人物
浏览:6365

导读:王德顺,生于上世纪30年代,从年轻时做话剧演员就爱演外国戏,苏联文学对他的影响极大。1975年到1980年之间,他还与夫人同时在长春的东北大学给学生们上外国文学赏析课,他朗诵契科夫、高尔基的作品,而夫人则给学生讲《茶花女》、《悲惨世界》。

新闻图片

  王德顺,生于上世纪30年代,从年轻时做话剧演员就爱演外国戏,苏联文学对他的影响极大。1975年到1980年之间,他还与夫人同时在长春的东北大学给学生们上外国文学赏析课,他朗诵契科夫、高尔基的作品,而夫人则给学生讲《茶花女》、《悲惨世界》。他们就这样夫唱妇随地在表演艺术圈弄潮了一辈子。

  夫人帮他做导演、编剧本,而他自己演了30年话剧,50岁起演哑剧,60岁在当时非常前卫地开创了“活雕塑”表演艺术形式,用形体对观众讲故事。却至今也让他有些意外,为了工作开始练习健身,却是一场洋气的时装走秀让他的形体受到万众瞩目,王德顺的名字和他的表演功力才真正被今日的大众广泛认知。

  在来到大公网接受专访的前一天,一位英国的摄影师特意找到了快80岁的王德顺拍摄了一组时尚照片,“那个时间很长,从上午到下午四点多,换了几个地方、跟拍了好几个小时。”

  他在微博里分享了一些当时的花絮给粉丝,有一张照片是在北京低温里,他站在红墙根下,单穿了一件白衬衫摆出造型,被寒风扬起的白发在网友看来亦是岁月沉淀的魅力。“那个摄影师希望拍一些典型中国老人的照片,不过我可能不太合适。在我身上,中国传统老头的元素不太多,我体现出来的这种感觉是比较中西结合吧!”王德顺说。

  访谈当天,他以一身皮衣皮裤出现在演播室,但这不是为了上镜刻意的装扮,T恤、牛仔裤、针织毛衣和皮夹克,这些本就是他的日常装扮。

  大公时尚:大家好,欢迎收看《芬享荟》,今天我们请到了在“东北大花袄”一炮而红的,非常有精气神的老先生,王德顺老师!您当时收到邀请时,知道会让您光着膀子走那一场秀吗?

  王德顺:其实没有邀请,只是一个电话,我的学生给我打的电话,“我是高洁,你还记得我吗?”这个名字我有印象,但是对不上号。“你快过来吧,我是服装公司,我是时装走秀,我是国际时装周,您赶快过来,你看见我就对上号了。您现在的状态怎么样?”我说什么状态?“身体状态怎么样了?”我说现在身体状态良好,“过来给我们走秀!”我说那没问题,走秀我们的专业,我的学生要求我能不去吗!

  大公时尚:到现场之后,您知道这个情况之后,有没有过犹豫?

  王德顺:没有,因为我是教他们怎么做模特,当然我知道时装秀是怎么回事,30年前我就开始教他们了。

  大公时尚:您算是最早的一批T台秀的老师了。

  王德顺:对,那个时候中国没有时装模特培训学校,我是凭着我的感觉,凭着我的想象。八十年代刚有电视,好像我从哪个电视上,看到外国有一个时装表演,模特穿着时装走回来,走回去,我当时不明白,但是我知道了,那就叫时装表演。那个时候不叫时装秀,叫时装表演。我就知道了,是这样走路,让观众看服装。

  大公时尚:您就自己研究。

  王德顺:我就自己组织了一台,到了百货公司我告诉他们,我说我给你们展示服装,他们也同意了,我就为他们展示。那是1983年,那是第一次。

  大公时尚:有没有想过接下来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

  王德顺:很偶然,我就是当天走秀演完了之后,我也没觉得。

  大公时尚:可是台下的反映当时也应该让你察觉到。

  王德顺:当时的反映不是很热烈,当时,观众突然的静了一下子,愣了一下子,观众想的是服装表演怎么光膀子上来了,光膀子展示什么服装?

  大公时尚:而且还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先生。

  王德顺: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我的表演。等我下来之后,底下的观众才说好酷。第二天媒体才爆发出来了。79岁的王德顺老爷爷光着膀子T台走秀,秒杀小鲜肉,还有不知道哪个写的“小鲜肉走开,你大爷来了”。

  大公时尚:但是,您看到这些报道,心里是高兴的吗?

  王德顺:我也很高兴没有想到一下子这么多报道,这么多人关注,我没有想到,我以为这是一般的走秀而已。

  大公时尚:而且我后来也采访胡社光老师,他说那场秀,完全就被王德顺老爷子给盖住了,风采都在他那儿,他说但是没关系,很好,非常高兴。您怎么看,因为您的出现,而让整场修的焦点放在您的身上。

  王德顺:那一次中国国际时装周媒体报道基本都集中在“东北大花袄”,我觉得这个设计师很有想法,他说我老想着我小时候在东北的时候我父亲、母亲穿着东北大花袄,坐在热炕头上叼着大烟袋,闻着灶坑这种味,这个情怀就挥之不去。艺术家就想把自己的情通过什么手段展示出来,这是艺术家创作的一个动力。他老想东北的情感怎么表现出来,你看一开始他整了一个狂风,表现东北寒冷的天气,狂风暴雪,我就演了逆风行走。

  大公时尚:最后的大家的焦点都放在您光着膀子,一身肌肉的状态上,您觉得这是为什么?

  王德顺:观众比较惊叹的是这么大的年龄还有这么健壮的体魄,第二天媒体也,说你看那健壮的体魄,你看看发达的肌肉,看那个老头八旬老人了还带着腹肌。大家对一个健康的老人出现了,很感兴趣。怎么能够八十岁还能这么健康?其实大家看到我走秀是30秒,我下面还是练的30年的功夫。

  大公时尚: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王德顺:对,我五十岁进健身房,我练了30年。第二天,我在小区散步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跑过来,老爷子,你赶快告诉我你的肌肉怎么弄出来的,你告诉我吧,他认为我一注水就有肌肉了。

  大公时尚:50岁再去健身房,您当时有没有顾虑会不会有拉伤、会不会达到这个效果?

  王德顺:我一点顾虑也没有,我50岁的时候开始练哑剧,48岁,49岁之后,我就得练基本功,舞蹈的基本功,腿得压起来,肌肉也得练起来。我那时候也是年轻的时候就爱运动,所以我不会有顾虑拉伤,吃不消,太累,受不了,一点这个顾虑也没有,非常快乐,非常愉悦的去坚持健身。


  大公时尚:那您多长时间练出来腹肌?

  王德顺:起来练出来形,如果专门练,一两年的工夫。但是,如果你练的时候用了一两年的工夫,你要是休息了一两年,完全回复原样,一点都没有,发达的肌肉一点都没有了。如果练了十年,那么你十年不练,这个都没有了,我练了三十年,所以我如果休息三十年的话,这个肌肉就没有了。

  大公时尚:所以,您就一直坚持靠毅力在不停加强?

  王德顺:其实不是毅力,我练这个东西都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健康。因为我演哑剧,那完全靠形体表现。你用形体能把故事讲精彩吗,如果你讲不明白,你在这瞎比划,观众在这看了不知道你比划什么,那还有意思吗。所以,第一条要把故事讲明白,让观众看明白你讲的是什么,用形体表现的是什么,第二,必须把这个故事讲精彩,你讲不精彩,观众不看。所以这是我的标准,这样的标准必须逼着我去练功,起码有舞蹈的功夫。

  大公时尚:您需要那么拼吗?当时您已经有了自己的成就和地位,至于在50岁挑战那么高难度的,并且这么小众的艺术?

  王德顺:这是人的自身能量决定的,就是你知道你能做什么,你就去追求什么。比方说毛泽东想解放全中国,他知道有这个能量,把全中国解放了,他实现了他完成了。希特勒想统治全世界,他想做的事情没做成,最后他自杀了这是自身能量的问题。他有自身能量,他就敢做什么事情。我觉得我自身的能量,我的形体表现,我觉得在话剧里面比较突出的。因为我演话剧的时候我常常就把台词删掉了,不要台词,我就在那比划,底下的观众就乐,他不说话也明白。

  大公时尚:发现了自己的长处?

  王德顺:对,从这就发现自己,认识自己。古希腊神庙里面有一个条幅上面写着认识你自己。认识你自己,人一辈子都再认识自己,你能做什么,你要去做什么,人一辈子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你这块料是干什么的。我自己的能量局限在这个地方,所以我用形体来讲故事,讲了十年。哑剧我演了十年,我要求我的故事一定得讲精彩了,比如说我演杀鸡取卵的时候,我演一个“鸡”,然后那个鸡在舞台上嘭嘭的垂死挣扎,那种叫声,底下观众的掌声热烈的不得了。这个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故事讲精彩了,对我自身来说是一种慰藉,演员他需要的就是掌声,没有什么,观众给他的回报就是热烈的掌声,认可他,那么,他听到了掌声,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掌声。

  大公时尚:之前付出的辛苦也都觉得值了。

  王德顺:艺术家的心理,特殊的心理就是这样子。

  大公时尚:可是在我们看来,您将近80岁了,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可以过得安逸一些,不要总是挑战一些高难度的事情

  王德顺:这个是不觉得辛苦,我现在最近几年一年拍十几部戏,影视戏,电影、电视剧,当然演的都是小角色,不是大角色。很少有几部是主演的,但是我觉得创作特别愉快,总是不断地更新。我这次在横店日本演的是一个日本汉奸,我能够把汉奸演好了创作出来,我自己感觉是很喜悦的事情。

  大公时尚:所以您现在的重要是在影视剧方面。

  王德顺:对,拍电影,拍电视,拍电影比较多一点。

  大公时尚:但是,为什么没有就着走秀的热情?

  王德顺:我这一辈子就走这么一次秀,我不想再继续走秀,因为我的精神状态在走秀这条领域里面,如果我超不了自己,我不去再做了。

  大公时尚:您觉得那一次已经到极致了?

  王德顺:对,我超不过自己,如果我超过了,我有自信我能超过上一次,我还去表演。走秀之后,好多地方都要求我走秀,我不能去了,因为我没有想好我能超越自己。前些日子,我又做了一场演讲,演讲完了之后,有好多地方,好多大学都找我做演讲,我也不想去了。因为我没有想到我可以超越自己的一个什么话题,如果我有这个话题,我想好了,我还是可以去的。

  大公时尚:您在那场秀上的表现确实是引领了一种风尚,很多老年人也带着时尚的精气头走进秀场了,您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王德顺: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因为我的出现影响了别人,给别人带来了一种生活的活力,生活的乐趣,给别人来来一种上台展示自己的勇气,都存在的。但是在我之前已经有好多老年人的时装秀,各种的表演,还有街舞的表演,都是老年人的,也有好多好多的,不是我一个人带动了这么多事情,我对大家的影响也是存在的,对年轻人的影响也是存在的。许多年轻人说,看了老爷子那么健壮的体魄,我们年轻人有什么理由懒惰下去,自己都是批判自己,鼓励自己,激励自己,我去健身房,我要去健身房。

  大公时尚:您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样的?

  王德顺:老顽童。我老是不断地追求去做点什么事儿,做一点什么事儿,做一点什么事儿,就是说我有能力做什么事儿,我就去做什么事。美国健康协会最近有一个调查报告,他们找了很多百岁老人,想在他们身上找到一个共同长寿的规律。比方说吃什么,比方说怎么作息时间,比方说个人有什么爱好,想从这些个老人身上找到一个共同的规律,研究一些长寿的原因。

  大公时尚:结果发现什么。

  王德顺:结果是什么,爱玩的人长寿。

  大公时尚:所以老顽童也是一种长寿的方法。

  王德顺:但是,我可不是为了长寿去老顽童的,我从小就爱玩笑,我滑冰,游泳,从小就爱玩。这是一种本性,我不是能坐的住的。

  大公时尚:而且我知道您在央视有一个配音的节目,很快也会播出。这也是一种新的尝试吧?

  王德顺:也是,中文的配音我配过很多,这次让我英文配音,这个我没有想到的。因为那个导演是加拿大导演,叫乔丹。他跟中央电视台,十台共同做的这个栏目《一战的华工》,找了很多的配音演员,他不满意,后来听别人介绍,说这个演员声音挺好,就把我找去了,找去了一听,说好,我就用这个声音,然后我就配了。平常,我跟他聊天的时候,我也说几句英语,最后他说英语也是要你来配,把我吓坏了。

  大公时尚:因为您应该不是科班学英语的。

  王德顺:不是。我说我可配不了,我说你随便找一个说英语的就比我强,只要说英语都比我强,他说不行,你必须得配,我是喜欢你的声音。

  大公时尚:后来英语的也配了。

  王德顺:我就配了,中国我配了三天,英文的我配了三天,也都完成了。然后他拿到温哥华电影节,还拿了个奖。

  大公时尚:英语您是从什么时候学的?

  王德顺:英语,我记得最早学英语的时候是1977年,1978年就开始有英语了,广播里面。后来真正学英语,到了60岁的时候,我儿子20多岁,我就给他报了一个英语学校,我说我可以跟你一块去学英语吗?我以为他得说,你挺大岁数跟我学,我还有脸吗,不去。 我以为他一定这样说,没想到他说可以,你可以跟我同一班。

  大公时尚:很支持。

  王德顺:我说好吧,我就跟他上学去了。我的意思是我在你身边我陪着你学,将来你考试的时候你要考到我后面去,你还好意思吗?我就想刺激他。然后,我们俩就上学去,放学了以后,我一看他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他就复习,而且他还预习,第二天没讲的课他都预习好了,老师刚一提问他马上就举手,每一次都是他先举手,他先会。

  大公时尚:然后您就不服了。

  王德顺:我就关在我屋里面,我得跟他较劲,一年之后,毕业考试了,我们俩考完了之后,我们把卷子拿回来了,我往桌子上一放,我对我老伴说你看吧,谁的分高,谁的分低,谁考到前面了,谁考到后面了,你猜吧。

  大公时尚:看您这么自豪,应该是您考前面了?

  王德顺:然后他就看看我,又看看儿子,他说儿子记忆力比你好,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你的玩命精神太可怕了,不知道你会出现什么结果。

  她就是不敢猜,我就把卷子翻开了,我说你看吧,两张卷子都是97.5分,我们俩并列班里第三名。

  大公时尚:这已经算是赢了。

  大公时尚:您与不少年轻艺人合作过,对他们如何评价?

  王德顺:我觉得他们比我们当时的表演能力强很多很多,我们那个时候没有表演学校,你像北京人艺那些老演员没有一个上学的,谁都没有上过什么戏剧学院,电影学院。现在戏剧学院,一批一批的演员都培养出来了,所以我常常看到年轻的演员演戏,我觉得这么年轻就他戏演得这么好,真是我们时代进步了,中国的文化在进步,我对他们很赞赏的年轻人。

  大公时尚:对于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因为确实您不可否认的红了,特别红,而且各类的角色和其他的一些工作都会找到您。您有什么样的安排,或者重点接下来会是什么?

  王德顺:我的重点还是拍我的戏,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我演了一辈子戏,我从20多岁演戏,到现在演了60年还不厌倦 我很庆幸我自己。

  大公时尚:确实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王德顺:我到现在,我还那么快乐,那么高兴的去拍戏,那么苦,那么样的环境我还去拍戏,我一点没有拒绝的感觉,没有惧怕的感觉,没有一点厌烦的感觉。我这一次去横店拍一个戏,爬到山顶上,我站在山顶上向下边讲话,训话。导演说你们五个武行护着老头上去,导演觉得很保险了,上那个山有十层楼那么高,爬到顶上的时候,再往上爬,我觉得不行了,要掉下去,哐,就摔下去了。就在这个山坡上,那个我们每一个人抓着一把草,那个山上没有树,你不能踩着树,也不能抓着树。就抓一把草,然后他们拿着维亚,吊着绳子吊上去,最后把戏拍完了。

  大公时尚:即使这样的环境也没有让您往后退的打算吗?

  王德顺:没有退,我也没有说找个替身给我拍吧,这就是七天前的事。我老老实实的演我的戏,这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情,老老实实的拍我的电影,演我的戏班,就足够了,就可以了。
 

  本文由新闻纵观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编辑:xb )

无系列报道|我要收藏
责任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于其他网站的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果您对本网转载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或有其他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1136
Copyright @ 2011-2016 www.xwzg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纵观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31810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