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
  • 新闻纵观网(简称新纵观)是服务于全国用户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以国内外报道为主营业务,信息覆盖面不仅包括国内外时政要闻,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涉及房产、汽车、女性等多个方面,同时还设有专题、评论、海外文摘等频道,力图为网站用户提供即时快捷且全面的信息报道。
首页 > 生活 > 健康 > 正文

2016能否终结小儿麻痹症

发布时间:2016-01-13
来源:新闻纵观
分类:健康
浏览:6618

导读:不管是YogiBerra,还是NielsBohr,亦或是SamuelGoldwyn,都认为预测是很难达成的工作,特别是对未来的预测。

  不管是Yogi Berra,还是Niels Bohr,亦或是Samuel Goldwyn,都认为预测是很难达成的工作,特别是对未来的预测。气候、贸易和政府行为的不可预测性都足以造成某些问题的反复,那些本以为解决了的难题更容易让人掉以轻心,而对传染性疾病的趋势进行预测就如同自掘坟墓,极为危险。

  但2016年伊始,公共卫生专家却承诺是时候终结小儿麻痹症了。去年该病的发病率就出现了显著下降,共计70起野生型案例,26起减毒疫苗突变造成的案例;而前年的数据则是341起和51起。而且今年的野生型案例只发生在两个国家,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减毒疫苗突变引发的案例也只发生在五个国家。这张大网正在收口。

  今年医疗机构的最大愿望正是彻底终结小儿麻痹症的蔓延。彻底根除疾病至今只有两次成功的先例,一次是人类的天花,还有一次是动物的牛瘟。只有全世界连续三年不出现任何一起某种病例,才能确认该疾病的根除。所以如果2016年不再出现小儿麻痹症的病例,那么就有可能在2018年达成目标。

  始于1988年的小儿麻痹症根除计划能否完成漂亮的收尾?至少过去没有人敢做出定论。但天花根除计划的成功就是个鲜活的范例,而且只用了15年。

  根除天花的声明发表于1980年,如今绝大多数人都不曾了解天花毁天灭地般的肆虐,甚至都不知道病患的任何病状。毕竟患有天花的幸存者正在老去,最后一名感染野生型天花的患者是来自索马里的Ali Maow Maalin,已在2013年去世。与此同时,我们也逐渐淡忘了疾病根除计划的艰难。天花根除计划是首个成功的范例,也是全球政府共同开展的第五例尝试。它的成功为我们做出了表率:单单为每个人接种疫苗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方便快捷的试验网络、科学检测、政府的全力支持、数量庞大的志愿者和超乎想象的高额资金。

  小儿麻痹症根除计划一路坎坷,经历过地方腐败,也遭遇过极端主义的阻扰,甚至还遭到中央情报局的搅和,当然还包括病毒本身强大的变异能力。

  如今一切都将步入曙光。Carol Pandak是扶轮国际(Rotary International)小儿麻痹症根除进阶计划(Polio Plus program)的负责人,1988年以来,该计划已招募了数百万志愿者,投入了近百亿元人民币。在我们的请求下,她对未来一年的工作做出了展望。

  “我们就要成功了,只剩下两个流行国家。三类病毒株中,类型二已在去年9月被确认根除,类型三也有三年未出现新病例。另外,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有望在今年5月终止该病毒的传播。”

  在口服疫苗的使用过程中减毒活疫苗有可能出现突变并恢复野生型病毒株的毒性,所以野生型小儿麻痹症病例在减少的同时也促成了疫苗衍生病毒株的弱化。更好的根除方法就是使用灭活疫苗,虽然西方国家早已广泛使用灭活疫苗,但欠发达国家一度认为该疫苗太过昂贵,接种工作难以开展,直到近几年才意识到它的必要性。

  Pandak认为,只有那些固守口服疫苗的国家同意将注射疫苗纳入儿童常规疫苗接种项目,一切才算真的步入正轨。灭活疫苗注射后,不会像减毒疫苗那样在肠道中繁殖并可能逆行性突变,恢复毒性。

  在天花根除计划的努力过程中,推动者一度认为稳操胜券,但发生在孟加拉国的50年一遇的洪灾却诱发了灾民的迁徙以及天花的爆发。如今小儿麻痹症正面临着历史性的时刻,成功近在眼前,却又显得如此脆弱,毕竟两个仅剩的流行国家都是未知数。来自巴基斯坦的游客就是在去年8月把小儿麻痹症病毒带入了阿富汗。

  “巴基斯坦军方已下定决心为冲突地区的疫苗接种者提供保护,”Pandak介绍道,“另一项举措则是在边防哨所设置检查机构,对逃离冲突地区以及军事作战区的民众采取必要的免疫措施,就目前来看收效显著。另外,我在很多火车站和通行收费站都看到过扶轮国际的志愿者,他们每天24小时的轮流值守在小卖部里,任何需要帮助的人都能快捷的找到他们。”

  毫无疑问,枷锁仍存。据世界卫生组织判定,小儿麻痹症仍属于“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类别,要求各国政府确保公民离境前接种过疫苗,否则禁止任何出入境行为。而且小儿麻痹症病毒株依然休眠于世界各地实验室的冷冻箱内,这就需要彻底清除,以免某些实验室安全事故重新激活病毒株,近期发生的牛瘟事件就是个警醒。还要说明的一点是,迄今为止制备注射型疫苗仍需要从有毒性的活病毒入手,这无异于刀尖上行走,不能有丝毫大意,好在英国科学家在去年年底宣称,他们已找到有效的制备方法,在保障疫苗效力的同时能选用毒性较弱的病毒作为原料。

  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小儿麻痹症不但就此消失,还能把丰富的医疗资源释放出来,供其他领域使用。展望各国政府和志愿者将注意力由单一疾病转向整个儿童健康范畴,我和Pandak都不由的开怀起来。

  “我们已努力了30多年,”她说道。“摆在我们面前的工作不容闪失,募捐,倡议,高度关注任何动向,直至最后一例。众志成城,责无旁贷。”    

  本文由新闻纵观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编辑:xb )

无系列报道|我要收藏
责任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于其他网站的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果您对本网转载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或有其他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相关新闻:
  • 暂时没有相关新闻
1825
Copyright @ 2011-2016 www.xwzg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纵观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31810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