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 新闻纵观网(简称新纵观)是服务于全国用户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以国内外报道为主营业务,信息覆盖面不仅包括国内外时政要闻,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涉及房产、汽车、女性等多个方面,同时还设有专题、评论、海外文摘等频道,力图为网站用户提供即时快捷且全面的信息报道。
首页 > 时政 > 民生 > 正文

PS艳照敲诈八成受害人不报案 有的嫌犯都认了仍不承认

发布时间:2016-07-14
来源:澎湃新闻
分类:民生
浏览:7825

导读:因为PS艳照敲诈的特殊性,上当的官员多会通过隐蔽方式委托他人代为汇款,帮忙汇款者多为亲属或朋友,甚至包括妻子。一位知情人士介绍,此类犯罪手法技术含量不高,但报案率低。

  因为PS艳照敲诈的特殊性,上当的官员多会通过隐蔽方式委托他人代为汇款,帮忙汇款者多为亲属或朋友,甚至包括妻子。

  一位知情人士介绍,此类犯罪手法技术含量不高,但报案率低。从裁判文书网公开的70份利用PS艳照敲诈案判例中统计出的331名受害人中,只有67人选择报警。

  “这助长了作案者的侥幸心理。”长沙律师曹远泽近日说,近几年他平均每年代理20起左右类似的案件,有时甚至出现嫌疑人承认但被害人不承认,嫌疑人供述的敲诈金额与被害人承认的被敲诈金额不一致的情况,这样就很难定罪。

  “被无罪释放的犯罪嫌疑人中约八成会重操旧业,两成左右的人选择金盆洗手。他们觉得赚钱已经赚够了,就转行洗白,走正路。” 曹远泽根据自己代理的案件统计,作出了一个初步判断。

  上当官员多不会亲自汇款

  对上述70份裁判文书进行梳理,发现上当者领导干部居多,且他们收到敲诈信件后,多会委托其亲属、朋友代为汇款,有些甚至为此借款。

  2014年4月28日湖南省双峰县人民法院判决的一起案件中,被告人李伟在互联网上搜索各地官员资料,利用PS技术将官员的头像嫁接到淫秽照片底稿,制作勒索信件寄出后,在家等人汇钱。

  李伟共收到两名被害人45.3万元的汇款。其中,被害人孙某某委托其妹夫罗某某处理,罗某某又安排他公司出纳刘某乙处理。刘某乙证实汇款通过了几次周转:罗某某要她过几天再转,且不能直接从罗某某的卡转,过了两天,她按指示先从罗某某的卡转了12.5万元到她一个朋友杨某丁的卡上,再从杨某丁的卡将12.5万元转入敲诈信指定的卡内。

  江西南昌东湖区法院判决的另一起案例中,被害人欧阳某乙收到不雅照后,交给妻子去汇款。

  也有即便借钱也要汇款的。2013年4月16日,被害人天津市某经济产业园主任李某某收到敲诈信后,为不影响自己生活,向朋友王某某借款54万元,并由王某某公司出纳赵某某于4月18日将54万元转账到敲诈信指定账户内。

  还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由亲属代办的。南昌市大安区某单位副主任李某甲于2013年年初收到淫秽照片敲诈信,照片的内容是他侧卧在床上,上半身裸露出来,隐隐约约有一名长发女性坐在他的脚边。李某甲称,那里面的人肯定不是他,但是当时他很忙,随手就将信放在办公桌上。第二天,他的弟弟李某乙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信件拿走,又通过朋友郑某某向信件指定的账户汇款10万元,郑某某称“他和李某乙几兄弟的关系都好”。

  2014年11月3日广东肇庆市瑞州区法院判决的一起案件显示,被害人的儿子黄某国得知此事后,害怕给其父亲造成不良影响,于2014年4月4日将人民币80000元存进敲诈信指定账户。

  报案率低,破案难度较大

  澎湃新闻统计发现,70份裁判文书统计出的至少有331人收到了敲诈信,只有67人选择报警。

  湖南省双峰县警方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介绍,PS艳照敲诈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但由于犯罪嫌疑人抓住一些受害人不愿报案的弱点,警方很难掌握有效证据锁定犯罪嫌疑人,因此破案难度较大。

  一位曾因电信诈骗获刑的知情人志志(双峰县人,化名)把PS艳照敲诈称为“骗术”。他向澎湃新闻透露,搞PS敲诈的人都是赌运气,实际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比如资料(指PS艳照模板)买得好不好。买家只要提供卡号就可以,有人专门卖全套资料,比如一段完整视频、录音或照片。”

  他称,PS艳照敲诈刚开始是打电话方式,升级到寄信,“比如一次发300封快递,留同一个打款账号,最后谁打款都不清楚的”,后又升级到寄送光盘,现在还利用网络。

  律师:无罪释放嫌疑人中八成重操旧业

  “报案率低助长了犯罪嫌疑人的侥幸心理,大多数被害人都会选择‘花钱买平安’而不敢报警。”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曹远泽常代理该类案件,为被告人辩护。

  他介绍,PS艳照敲诈案是湖南双峰籍犯罪嫌疑人近几年实施得比较多的一种案件,他一年要办20个左右的类似案件,而且不少是涉案金额50万以上的案件。

  曹远泽认为,PS艳照敲诈案件犯罪成本低,来钱速度快,且证据难搜集。“很多被害人由于种种原因被敲诈了也不敢报案,甚至出现犯罪嫌疑人承认、但被害人不承认被敲诈的情况。一些案件被害人报案后又后悔,怕牵出一些其他的问题,都不敢承认被敲诈太多。正因为这样,就会出现嫌疑人供述的敲诈金额与被害人承认的被敲诈金额不一致的情况,证据链条就无法封闭,这样就很难定犯罪嫌疑人的罪。”

  曹远泽还向澎湃新闻透露,他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辩护的案件中,被无罪释放的犯罪嫌疑人中约有八成会重操旧业,两成左右的人选择金盆洗手,“他们觉得赚钱已经赚够了,就转行洗白,走正路。”

  本文由新闻纵观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编辑:xb )

无系列报道|我要收藏
责任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于其他网站的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果您对本网转载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或有其他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1825
Copyright @ 2011-2016 www.xwzg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纵观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31810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网站备案信息 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